相关文章

第三方医学检验机构抢滩南京

抽血、验大小便……几乎每个去医院看过病的人都和检验打过交道,很多人以为,血、病理等各类标本检测都是在就诊的医疗机构内完成。殊不知,有的标本还需要搭上高铁、飞机,跨省到第三方医学实验室完成检测。来自市卫计委的消息显示,今年前5个月,我市就完成了6个第三方医学实验室的设置批准许可,而目前正在运行的已经有9家。

外地标本打“飞的”来宁检测

第三方医学实验室,即向医疗机构提供检验服务外包的中心检验室。南京市第一医院核医学检验中心是我市正在运行中的9家第三方实验室之一,除了为本院患者提供各类标本检验检测,目前还为省内外两三百家医疗机构提供服务。

昨天下午,记者到达这家检验中心时,负责标本收集的王师傅正骑着电动车从市中西医、省中西医两家医院取标本回来,“每天要跑10多家医疗机构,随时通知随时去”。

检验中心标本收集室内,工作人员小张刚从南湖地区取标本回来。“南苑、滨湖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优生八项 的标本检测全部在我们实验室完成。”市第一医院核医学科主任医师杜同信告诉记者,该实验室每天要完成四五千份本医院以外的标本检测,其中最远的搭乘高铁、飞机从辽宁、甘肃、河南等地而来。“标本到达当日完成检测后,就会立即将报告发回。患者并不会感受到他的标本检测经历了 长途旅行 。”杜同信说,该院核医学检验中心是国家首批开放性实验室,目前检测项目有300多个。

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在我市运行的第三方医学实验室共有9家,部分负责最基本的血清、病理等标本检测,更多的则是瞄准基因等高端检测。其中,艾迪康医学检验中心提供的检测项目超过1400个,与全国1万多家医疗机构建立合作。

“我市 十三五 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提出,每个区可以设一所医学检验所。但是因为城墙范围内区域不允许再增设医疗机构,今年6家申请批准许可的主要集中在浦口、六合等区域。”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有效节约医院成本,是大势所趋

“集约检验是大势所趋,会有越来越多的第三方医学实验室出现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认为,精准医疗的推行,需要更多高精尖的检查辅助,但并不是所有医疗机构都具备相应技术和设备,集约检验可以大大节约医院的运行成本。

市第一医院核医学科博士余杨向记者举例说,肾激素儿茶酚胺是一项鉴别高血压是原发还是继发性的检测项目,一台检测机器要上百万元,检测所用的试剂一盒高达8000多元,而且是98人份的,没法保存慢慢用,“一家医院每天不可能有这么多患者需要同时进行这一检测,若一次检测仅几个标本量,成本消耗非常大,而将多家医院的检测需求集中起来分摊,成本消耗就大大降低了。”

第三方医学实验室的设置也是本轮医改推进的一项重要内容。国家出台印发的《医学检验实验室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(试行)的通知》明确,其在分级诊疗中将扮演重要角色。“将患者留在基层,除了医生的技术,相应的检查得跟得上。在基层医院,开展检验项目受限于设备,病理诊断能力则受限于人才。目前全国病理医生缺口较大,大部分二级医院病理科就一两名病理医生,还有相当一部分二级医院没有设置病理科。”上述业内人士说,按照我国本轮医改路线,90%的常见病、危急重症和部分疑难复杂疾病的诊治、康复,应该在县域内基本解决,意味着基层医院也要完成大量的化验检测项目,这给第三方医检机构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。

“蛋糕”有限,布局需冷静

记者了解到,目前国内几家大的连锁检验机构正在全国“跑马圈地”。其中,广州金域已在全国设立了约110家第三方医学实验室;迪安诊断则在全国建立了13家连锁化实验室,未来计划实现每年2至3家的快速扩张。

市卫计委医政处处长李正斌指出,集约检验的“蛋糕”毕竟有限,企业在布局市场时还需冷静,“常规的检测,目前大的医疗机构本身的检验科基本可以满足需求。”

而相关业内专家透露,目前市场上已经出现恶性竞争趋势,“有的为了抢业务,打价格战扰乱市场;有的超负荷运作,可能会影响检验和诊断质量。”

江苏省卫生法学会副会长胡晓翔则指出,应防止临床中出现的“过度检查”现象。他强调,正宗的临床医学教育,不仅要求检验部门主动了解病况,也要求临床管床医生紧密介入检验检查,“过多依靠第三方检验,过分依赖机器,将检验检查与临床隔断,有时质量并不可控”。

本报记者  顾小萍